當熱與冷之間不是溫存,清醒與恍惚之間的距離會是多遠。
  

在預期之外的地域,是出了神還是出了界。

無力之下的竭力嘶吼是什麼感覺,真的很想了解。

在混沌之間與清醒交陪,現實與虛無之間於焉沒有誤解。

在預期之外的地域,是出了神還是出了界。

當熱與冷之間不是溫存,感官與感覺都是騙人的一種負累。

當清醒與恍惚之間沒有界線,思維與直覺其實沒有差別。

在冒險或安逸中消失的地圖上,定位只是多此一舉的註解。

這種時候你知道。

世界是迷霧漫漫五指不見或者是青天一片遠遠眺望,

其實都是零度空間。

當感官與感覺都是一種負累,清醒與恍惚之間已沒有差別,

熱與冷之間存在不是溫存的空隙,

真實。於焉一致,不用惱人費力的解。

不用分辨,更不用苦苦敷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