許多時候,我們沒有牽手。

更多的時候,我們沒有放手。

 

說服不了自己,不管是什麼理由,背後總躲著一個主事者叫做懦弱。

在人與人之間,牽手放手永遠都有千百種的理由。

也許只因為你愛上他的笑容多麼天真,我們選擇放手一搏。

也或許是因為過去的經歷讓人更加明白的預言了結果,我們選擇退縮。

可能只因為理智跟你用力的揮手,也可能只因為感性霸氣的占了你的心窩。

我們牽手,我們放手。

 

牽手與放手之間,有時候甚著不需要什麼太巨大的緣由。

但其實說穿了。

什麼原因都不是頂重要了。

不管是為了什麼理由我們努力的拒絕點不了頭,亦或者是積極的說著說服式的表白想要繼續著在一起的感受。

什麼原因都不需要太怎追究。

 

連日一位放不了手的男生在我身處的空間裡咆嘯的怒吼,訴說著不甘心的時候,

在挺拔的身材背後,我看見了一個矮小的靈魂住著懦弱。

氣憤的說,為什麼難道當初早知道,

厚實的肩膀上承受不住結果。

吼得再大聲我都沒被震聶到,因為我聽到背後是啜泣與哀嚎。

 

牽不了手或者放不了手,

都不過是背後躲了一個主事者叫做懦弱。

 

如果。擺不平自己背後的那個矮小靈魂,又何必堅持要對方給什麼解釋,何必去追就對錯。

何必說如果。因為對方再有力的理由,你還是說服不了自己要勇敢牽手或放手,不是?

 

許多時候,我們沒有牽手。

更多的時候,我們沒有放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