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黑夜奔馳的道路上有點點燈火相伴,今天的天空不誨暗,因為那遮掩的月亮,只有一半。

很多的狀態都是一半。

不自覺看著很遠的前方,穿過前方車子一輛又一輛。

速度變成目測的計量,餘光剪影來不及辨認,動作只有一半。

就連昨日的睡眠都只有平日的一半。

熟悉的快速道路上,路不同往常延伸的視線,視線不同以往擴張的高度上,不誨暗的月亮,只有一半。

我卻感覺真實的存在狀態。

一半的存在狀態。

異常平靜。沒有不安的。一半。

抿嘴笑了。

那不誨暗的月亮,只有一半。

但是天空很高,月光灑在蜿蜒的道路邊,餘光剪影映在車窗上,柔和卻也不會忘卻它的狀態。

狀態一半。

不誨暗。不太刺眼。不吶喊。不是不存在。

異常平靜。沒有不安。也是一半。

不確切知道多久之後會改變狀態。

但一半。已夠把天空照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