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著歲月,我們在不同的環境與身份中來回穿梭。

在我們跟世界揮別的那一天,所有的身份都將卸下。

如果身份的本身一種識別,那麼記憶卻才是我們最真實的身份。

來不及轟轟烈烈,故事早已進入另一個章節。

從前的我們,燦爛的笑靨,填滿了街景與角落,未曾告別,不想告別。

現在的我們,圓滿了生命,攜手了晨曦與日落,義無反顧,不能回頭。

寂寞很簡單,我們曾經那麼簡單,簡單到世界曾經將我們遺忘。

存在很困難,我們曾經那麼困難,困難到用氣全身力氣只想要證明自己存在。

心中很期盼,我們曾經那麼期盼,來日圓滿可以遇見,被幸福包圍。

原來每天的晚安是一種勇敢,每天的擁抱是一種記憶。

記憶是最真實的,勇敢的身份識別。

刻劃了的是,勇敢愛的軌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