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活在這個世界上,充斥在各種聲音底下,一不小心就迷路,心甘情願的踏出步伐,但不是為自己。

每個人心中都有價值不斐的寶藏,而尋寶圖就拿在自己的手中。

所需的羅盤是自己內心聲音的指南。

人活在這個世界上,背負各種角色的期待,父母親認為子女「應該」要懂得進退應對,子女認為父母親「應該」要懂得尊重意願,先生認為妻子「應該」要體諒對方工作繁忙,家事最好一肩扛;妻子認為先生「應該」要懂得照顧家庭,不是只有努力賺錢就算。這些那些,不勝枚舉。

你上次完成自己很想做的一件事,是在什麼時候?就只是自己很想做的一件事。

是什麼時候?昨天?上個星期?上個月?上一個夏天?還是,已經太久遠不可考?

你的夢想,是不是擺在左胸膛的玻璃窗,僅供觀賞?

因為看見了未來的瞬息萬變,人們開始害怕所謂誓言。

因為運命與命運糾結,人們失去所謂那單純的傻勁。

因為太習慣固有與熟悉的安全,人們勇敢地開始失去冒險。


我認識一位朋友,在接到罹癌通知的時候,才開始認真想:什麼叫做自己的夢想?才開始決定要執行夢想,取代化療的選項。

人在非常多時候因為沒有辦法滿足他人的期待而挫折沮喪,不知不覺地希望別人對我們肯定、給我們讚賞,於是漸漸地聽不到自己的聲音,漸漸的忘記,自己。

當我們伸手給夢想的時候,心上的重量減少了,但其實,手上的重量卻增加了。
在屈服於現實的時候,我們對夢想縮了手,手上的重量減少了,但是心上的重量卻增加了。

你選擇的是哪一種重量?是增加手上的重量,還是心上的?橫豎都是辛苦的,不是嗎。

那麼,就當它是一種焠鍊。人總在蛻變中成長,在淬鍊中茁壯,在練習中發光發亮。

暑假期間,我遇到很多位趁著假期來追求夢想的前行者,最小的是16歲的徒步環島者。他媽媽來彰化看他的時候瞬間就紅了眼眶(應該是心疼又想念小孩吧?),家長總是放心不下的,但我更打從心裡欣賞這個孩子,有自己的想法還堅持自己想做的,雖然來到青旅的時候腳可能因為走了太多路而有點一跛一跛的,退房的時候背包房整個空間充斥了濃厚的雞肋味。這應該是願意為了夢想伸出手,給的印記吧!

另一位是因為高三的時候想環島被家人阻止,上了大學以後就來完成自己的夢想,當我聽到一天走了49公里的時候以為自己聽錯了,是一天49公里嗎?一天49公里!高三那時候反對的爸媽居然隔天要來彰化會合陪他走一段旅程,顯然他的夢想不僅得到家長的支持,還有參與。

這位大學生談起自己夢想的時候眼睛會發光,他說他的夢想是以後想要開一個籃球工作室。

13578510_1111065222299036_163703896_n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 

剛剛FOLLOW他的臉書,人已經走到台東去了。

你的呢?你有夢想嗎?你的夢想是什麼?你上次大聲宣告自己的夢想,是什麼時候?

你上次對夢想伸手是什麼時候?就完成自己很想做的一件事,是在什麼時候?

你年少時候的夢想你還記得嗎?還是你交給了現實,就對夢想就此縮了手?

這是七月,已悄悄過了一半,迴盪在腦海中揮之不去的,是看著許多人勇敢在追逐自己的夢想,

也認真在看自己的進度,才發現夢想,就是一種淬鍊。就是在蛻變中成長,在淬鍊中茁壯,在練習中發光發亮的過程。Just keep on trying, ’cause it ain’t happened yet.  Don’t give up, don’t look back.

“There is a road– long and winding…The lingts are blinding, but it gets there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