圖/古巴哈瓦那的夜

深夜,寧靜地,悄然。

人生寫照有時如此複雜,甜蜜底下和著幾縷哀傷,平凡背面寫著一片錯愕。

人與人的相識緣分,能相處的時間,其實都不是我們自己說的算。意外的發生,生命的逝去,措手不及的那些,衝擊在左胸膛的,力道太過強大,連周邊的人都無法招架。一切都未能反應,只有不斷有句:「怎麼會這樣?」不斷地在空氣中迴盪~再迴盪。

我們遇見,我們再見。我們告別在什麼時候,無人知曉。有些我們甚至沒有告別,再見已是另外一個世界,或者,另外一個世紀。我們在死神面前,如此渺小,渺小到無法言語,卑微到無法討價還價。

當控訴沒有管道,按鈴申告只能夢中才能見分曉,什麼是真什麼是假,勝負輸贏有什麼重要?當生命失去舞台,靈魂永生只能在傳說中存在,什麼是好什麼是壞,名利權力用什麼炫耀?

是該珍惜的,我們總是被日常繁瑣的這些那些,磨的沒了耐性。是該即時的,我們總是被代辦事項的這個那個,掛在「又忘記了」,明天再說。

沒有什麼是真實的,除了我們每一刻相偎的溫度。

沒有什麼是熾熱的,除了我們每一次珍愛的寬容。

沒有什麼是困難的,除了我們用悔恨懲罰與嘆息。

沒有什麼是窒息的,除了我們忘記擁抱透明心靈。

生命,有太多的來不及。我們遇見,我們再見。我們告別在什麼時候,無人知曉。

無法控訴的,留給嘆息。

衝擊在左胸膛的,力道太過強大,連周邊的人都無法招架。

怦然在左胸膛的,用愛照亮前行,且行且珍惜。